看懂《一出好戏》,读这篇文章就够了!

发布日期:2021-11-01 11:08    点击次数:51
当小岛看到一半时,他突然意识到这个场景是威廉·戈尔丁在《蝇王》中的场景!

在小说《蝇王》中,一群孩子因为飞机失事掉到了一个小岛上。出于生存的本能,他们着手建立一个原始的文明体系,这个体系是由规则支撑的。然而,随着孩子们对权利的渴望,人们不断打破规则,最终导致了文明的颠覆。

岛上的故事都是一样的,只是孩子变成了大人。

在电影的开始,它是科幻小说——

陨石来袭,地球文明危在旦夕。

这时,马进(黄波饰)和表妹小星(LAY饰)所在的公司出海建团。在领队小王(王)的带领下,他们被巨浪意外拍到了孤岛上。

一场好戏正式亮相!

20个男人、10个女人和30个人生活在孤岛上,与外界失去联系,没有任何现代文明的痕迹。如果把这30个人看作是人类社会的一个缩影,那么他们踏上小岛的那一刻就是这个社会的开始。

有了开头,就必然发展。这个岛屿在一个孤岛上表演了人类文明发展的全过程。这个过程大致分为三个阶段:

氏族部落时代

他们一登上小岛,一群现代文明的婴儿就撞上了原始丛林,他们不知所措。他们互相指责,抱怨,为土地哭泣。

然后我意识到没有意义,开始适应丛林法则,采集,渔猎,群居。人类的第一个氏族部落时代开始了。

与氏族相对应的上层建筑必须是强大的。他深守弱肉强食,能通过权力笼络人心,保证宗族的稳定。不可避免的是,出生在廉家的小王成为了众人拥护的部落首领。

王上台后,老潘(王勋饰)的一段话显然是隐喻性的:

什么小王小王的?我说啊,这规矩得改改了,把“小”字去了!

当“小”字一去不复返,就成了“王”!

有了国王,就有了特权和独裁。

所以我们看到了王对氏族妇女的专用,他挥舞木棍指挥人民,他用武力镇压一切不同意他的人。......

自下而上,氏族建立,人类迈出了文明的第一步。

资本萌芽时代

孤岛社会的第二阶段是资本萌芽时代。

章宗(于和伟)是现实中的领导者。当他来到一个孤岛,回到无知的时候,应该是被一个猴子玩家牵着走,内心自然是不满意的。这时,他发现了一艘搁浅的旧船,上面有很多材料,他认为这是一个商机。

因此,他鼓励有文明记忆的人,带走了氏族中的一些人。

氏族分裂是文明进程中非常重要的一件事——分裂为文明的发展提供了许多可能性!

张先生利用旧船上的材料开始了他的生意。他用扑克牌发挥货币的功能,开始交易,雇佣劳动力,囤积生活资料。

而贸易雇佣关系的形成标志着资本时代的到来。在这个时代,最初完成资本积累的章宗自然成为领导者。他不同于王的领导。王靠的是权力,靠的是规则的制定和运用。

后来,一些落后氏族的人也来到章宗身边,向首都投降。就连曾经大力支持王的老潘,也毫不犹豫地背叛了自己的“色相”,成为了张的“翟宅夫人”。

这个细节充满了讽刺。

工业文明时代

最后,人类栽了跟头。来到工业时代。

之前被命运欺骗和戏弄的马进和小星,在“发明”用电之后,成为众人眼中的神。

灯光下的演讲部分充满了宗教仪式感,可以感觉到导演真的在创造上帝。

在电的基础上,网络终于恢复了。

互联网时代,靠的是信息量和不平等性取胜。小星的兄弟们为了绝对掌握信息,兑换了很多卡(币)。张宣布卡贬值后,黑化的小星再次利用信息不对等,不费吹灰之力就敲诈了张庞大的产业。

如果说整部电影给人一种魔幻和戏剧的感觉,那么互联网到来后各方之间的较量绝对是现实的,因为我们都处在这样一个时代!

这也是《孤岛》容易被发现的地方——在虚构和事实中徘徊,最终看向现实。

向前三步,一场好戏。两个小时的时间,草蛇灰色的线条勾勒出了人类文明的全过程。必须说,黄波的第一部作品是雄心勃勃的。

这还没完。除了几乎每个人都能感受到的对文明的解构,《岛》的很多细节依然值得咀嚼。

比如在氏族时代,王手里总是拿着一根木棍,这是他统治的象征。在章宗的首都时代,雪茄和红酒频繁出现,在小发展的工业时代,全身都被灯泡覆盖,电力成为文明的象征。

这些道具反映了电影中不同时代的写照,强化了电影的主线,同时也是导演严肃演技的体现。

王的“疯癫”也是整部电影的一大亮点。

米歇尔·福柯在《疯狂与文明》中提到了一点,说精神疾病的定义应该从权利的范畴来定义,而不是从医学的范畴来定义。

看到王“疯”了,瞬间就想到了福柯的观点。

也许大家都知道王不是疯子,和三个人一起出去了。在这三人中,王出身军人,心理素质最强。他怎么可能是唯一一个疯了的人?想想吧,这没有意义。

但大家都认同小王的“疯狂”。主要原因是这个消息是小星和马进传递的。萧兴和马进是当时的统治者,权力的拥有者。既然他们说小王疯了,那小王也只能是“疯”了!

同样值得称赞的是LAY。

今年的鲜肉演员,让我眼前一亮,有两个,一个是动物世界的李易峰,另一个是小岛的LAY。

改变平时油油的鲜肉形象,开始接受粗糙的外表,打磨演技。

《岛上的雷》在电影的前半部分,只能说是相当正常的。下半场黑化之后,有一出戏,从台词到人物都展现了前所未有的高度。

用颜色为你服务是好事,但在失去颜色的同时却爱放松。演员也一样,皮肤会变老,被新皮肤取代。只有演技才能永远保持一个演员的价值。

作为第一部小说,《孤岛》的缺点也相当明显。

新导演最常见的病之一就是试图把故事的每一个细节都解释清楚,生怕观众看不懂。黄波也犯了这种病。

马进和山山(舒淇)之间的感情戏很累赘。比如“你会一直这样牵着我的手吗?”这样的台词,显得多余,也很玛丽苏。

他们只是握着手依偎在一起,爱就出来了。导演担心观众感受不到,只好通过珊珊的嘴问。当他问得如此直白时,他的感情还不够充分。

电影表演中有一个术语,叫做“无话不说”,要求演员少说话,多注意行为,通过行为渲染情绪来营造氛围,这也体现了电影艺术的重点——“演”,而不是“说”。

因为“说”太多,解释太具体,《岛》给人的感觉就是冗长乏味,相信看过电影的朋友都能感受到。

另一个缺点与剧情有关。

在解构人类文明的过程中,《孤岛》呈现了人性的恶。

这些罪恶包括特权占有、不分青红皂白的暴力、投机和勒索。可惜这些罪恶还不够极端,导演对人性的批判还是太过温和。

在前面提到的小说《蝇王》中,一群孩子为了在一个孤岛上获得统治地位,杀害了许多潜在的威胁。在《孤岛》里,在本该更加险恶的成人世界里,所有的冲突都用温柔的手段化解了,真是不可思议!

说实话,生活在现实中的荒岛上,曾经的剥削者张应该已经死了800次了,小王发现船后也不太可能活下来。生理上,对异性的争夺也可能导致冲突(详见《安娜塔汉女王事件》)。)

但这一切都没有发生在岛上!

恶不够极端,善很难表现。

所以在电影的结尾,马进回归本心秉持善良的时候,没能给人看到未来的感觉,也就是说,本该升华主题的剧没能起来,缺乏张力。

话说回来,我们不应该对新人的出道太苛刻。黄波一上来就敢在电影里放这么宏大的主题,值得鼓励。他也应该对自己的导演生涯充满期待!

最后回答两个网友的问题——

1、《一出好戏》究竟拍的是乌托邦还是反乌托邦?

在我看来,《孤岛》既是乌托邦也是反乌托邦,反乌托邦是通过乌托邦实现的。

就像《1984》《美丽新世界》等很多文学作品一样,我们首先要创造一个乌托邦式的世界,表面上是美好而宁静的,但是在美好而宁静的时间长了之后,就会出现各种各样的冲突,在冲突加剧之后,就会被摧毁。

至少在最后一个工业时代,《孤岛》展现了乌托邦式的美——人们在日出时围着篝火载歌载舞,似乎忘记了外面的世界。

乌托邦之美建立在封闭的基础上,封闭既是客观环境,也是主观内心。当外界(船)的美再次呈现给人们时,乌托邦的美将不复存在。

换句话说,乌托邦在面对外部冲击和内部突破时是非常脆弱的,这迟早会不可避免地发生,所以乌托邦的崩溃是不可避免的!

先呈现美是一种理想的乌托邦,再让美在内外力量的双重作用下崩溃,就是反乌托邦。

因此,《孤岛》通过乌托邦是反乌托邦的。

2、《一出好戏》中频频出现的蜥蜴有什么寓意?

我不回答这个问题,让导演黄波自己回答吧:

我好久没写这么长的影评了。《孤岛》可能不够好,但属于有想法有野心的那种作品,所以有更多可以聊的。分享一下,欢迎交流。

如果你觉得还可以,请注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