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完电影《我和我的祖国》,你有什么感想_10

发布日期:2021-11-01 10:21    点击次数:164

静静的站着一个CP,宋佳和佟丽娅,一起哀嚎和战斗,还有革命精神的友谊。业务一号疯狂的把酷酷的中队长陆×温柔美丽的小姐空拖到副组长,但是没人写文章,就偷偷把他们写的东西挂了。

“给我全8!”

听到吕的猫狗的吼声,盛飞立刻想冲过去拧下这个嚣张女孩的狗头。这个念头只挣扎了一秒钟,她低下头去处理脚下的垃圾桶。

也怪这次训练,上面安排男空飞人来队里进行友好交流。有了对手,吕的好胜性子又被带了出来。在几次遭遇和干瘪之后,她宣布她完全和男队长在酒吧里。

盛飞干净利落地处理掉污垢,走到橱柜前,拿起毛巾。休息室恢复了寂静。10分钟前,还拿着垃圾桶里的一把鼻涕一把泪,现在他穿着整齐,和一群热心的男女在训练室里被打死。当盛飞到达时,她正钻进离心室。在关闭密室之前,她看了他一眼被推到玻璃窗前的盛飞。她咧嘴笑了笑,露出了她洁白的大牙齿。

盛飞记得她第一次见到卢的时候,她不喜欢笑。谁都知道这个小姑娘不好对付。你是二队的哥,但是狠话不多,所以一定要争取体能理论实际操作第一名。盛飞也是原军区最好的女飞行员之一。被调到现任军区二中队后,她在吕这里屡屡受挫,因此对她更加关注。有时候,在和宿舍的姐妹们对着星星聊天的时候,她也会故意关注关于卢的八卦。

后来听到陆和男朋友分手的消息,盛飞很震惊:这个假小子似的女孩还藏着一个老实的男朋友?这个消息分手是因为男生们来到军区外面,特意请吕吃了一顿分手饭。那句“你天天飞,我天天玩……”被姐妹俩的眼神吓退了。除了男生被泼水,这段恋情也被认为是和平分手。

饱满的吕瓜生飞躺在宿舍的窗台上陷入沉思,而那个假小子却...他妈妈为什么单身?父母总是催促,她总是沉默,看着星光和远处机场跑道上的灯光相得益彰。盛飞眨了眨眼睛,想起了第一次飞行的蓝天白云。

分手事件后的第二天,中队组织观看革命老电影《南泥湾》时,盛飞第一次看到陆小然冰冷的脸变红,也是第一次听到她轻声哼唱《我的祖国》,很好听。盛妃忍不住,却俯下身,在陆耳边轻声说:“你难过吗?”

吕转身愣了一下。盛飞的眼睛是屏幕的光,明亮、率真、真诚。两个人沉默了几秒钟,陆把脸转向屏幕,大发雷霆:“对不起,不后悔。”盛飞听了铿锵有力的回答,伸手没有再说话。她知道吕对蓝天也有记忆,而且她认为自己也是这样做的。

盛飞和陆的话逐渐增多。培训结束后,他们总结了自己的公司,去了食堂。吃饭的时候,盛飞笑了。卢不喜欢笑。原来牙齿参差不齐,生气的陆戴了半年牙套。之后,他向盛飞露齿一笑。盛飞还了解到,小然初中时一直打班上的男生。一个刺仔拒绝接受,多次挑战。一个接一个,他竟然演了一个早恋的故事。“荆棘男孩让你变得诚实和正直。”盛飞还是很震惊,顺便磕头。“我家小然真的很棒。”“滚出去!”

记忆就此停止,而吕在船舱里的看起来和往常一样。她显然已经适应了这种速度并准备挑战8 G .提速,盛飞凝视着屏幕上那张张清秀的脸,干瘪利落的头发渐渐有几根被汗水浸透流在额头,眉眼依旧是盛飞熟悉的坚定神色,英气逼人。那双眼睛...真的很美。盛飞很喜欢吕清澈的眼睛,像星星一样清澈透亮空。每次隔着半个训练场看,他的眼角都在微笑,笑容一点点扩散开,绽放出灿烂的笑容。然而,就在这时,紧抿的嘴角突然凝固了观众的气氛。

盛飞上前一步,鼻尖差点卡在窗户上。显示器里的女孩眼睛渐渐没了神采,肌肉也稍微放松,快要衰竭晕倒了。盛飞决定停下来,“停”字还没有出口。然而,卢突然睁开眼睛,举起手抵着拉杆,离心舱就慢了下来,稳稳地停了下来。盛飞也呼出一口气,在毛巾上揉了揉湿漉漉的左手,和大家一起冲进了训练室。

钻出离心舱,吕明显感觉到在随风而走,而他的耳边似乎响起了主角bgm的声音。他刚想向小跑的盛飞露出他的大白牙,却突然停住了。他只向她挥了挥手,就直奔门口观看男团。队长和队员们一起看着微微扬起下巴的陆。他不再贫嘴,而是鞠躬又鞠躬。

盛飞默默地跟着陆,看着她疾步转身进了浴室,然后她扑倒在水池里,开始呕吐。她呕吐后,盛飞打开水龙头,洗了一条毛巾,轻轻地帮她清理干净。吕这才抬头看着盛飞笑,嘴角很勉强。

“卢,你这个小时吐了两次。你没有免费吃午饭吧?”

鲁虽弱,但神志清醒,听得出盛妃平静之下隐藏的愤怒。他果断地说:“我错了。”

盛飞没说话,手也没停。打扫完卫生,他把吕抱出来坐下,他们同时叹了口气。

“你觉得我为什么拼得这么狠?”

盛飞沉默不语,只是看着吕的眼睛。

“我刚才撑不住了,脑子都快空白了。”鲁吸了一口气,继续说道:“可是我忘不了一种感觉。”

盛飞的呼吸有些迟缓,他想张嘴说点什么,以免吕上气不接下气地说下去。

“没事,我想告诉你。七岁的时候,有一个周末,我一个人溜到了公园。公园里有一座塔,相当高。我一直想爬上去看看。”

“你真的爬上去了?”盛飞问:“那怎么办?”

“是的,然后有人看到我在塔顶,用一圈人围着我的头,消防员来了,并放了一个救生垫。我爸也生气地来抢消防员的喇叭,骂我。我对他非常生气。那天我真的很想上去看看。当他骂我的时候,我有了一个疯狂的想法。我真想跳下来看看他们的表情。”

“然后你就跳了。”盛菲觉得自己有时候应该和父亲有相似的感觉。

“关键是这一跳。”吕正视着盛飞说:“我爸不喊了,他们都张着嘴看。我能听到风在呼啸。跳起来后,我像鸟一样轻,仿佛能飞向天空。天空非常蓝,特别蓝。我再也忘不了那种感觉了。”

盛飞忍不住笑了:“坐飞机的时候,就是那种感觉,”然后她小声说:“嗯,我也忘不了。”

“是的,在飞行的时候,所以我们是飞行员,这真的很好。”吕轻轻靠着盛飞,把头靠在她的肩膀上,笑容从她的眼睛里再次扩散开来。

....................二更.......................

“陆队,你没事吧?老板让你去办公室。”队员找到了吕,吕疲惫地靠在盛飞的肩上,向她报告。

“好,我走了。”陆小然斩钉截铁,转身对生飞耳语道:“六点以后,你先去吃饭。”

盛飞听了,站起来让吕侧身,帮她整理衣领和袖口。小然的“光辉事迹”一定已经传开了。虽然以上官员一直都很喜欢她,但是在训练的时候贸然挑战8G加速真的很冲动。犯了大忌,态度一定要端正,盛妃其实是不放心的,虽然小然习惯了对别人冷面,她对谁都不理不睬,但还是和她聊了很多,心里的激动肯定还没褪去。想到这里,她抬头盯着冉。

一手随意撩刘海的陆,接到眼神的指示,打心底里拿着手给自己整理衣服,叠好毛巾,迅速递回给盛飞,跟着转身而去。

盛飞没有马上回到训练室,而是看着她走。相反,她笑出声来:她休息了一会儿,停止了行走。

吕没有猜错,但他吃不下今晚食堂里热乎乎的甜面酱包。李的嘴巴张得很快,高分贝震动了她的耳膜。

进了办公室,已经报告了,李大队连头都没抬就放她走了。然而,吕却把一个人留在门口,喊了十几个报告,站了半个小时。下午,体力极度疲惫。吕认为再坚持下去没有意义,于是她找了一把椅子坐下。她一摸椅子,就听到李大队冷笑:“哟嗬,你自己坐了吗?”

“报告,下午训练累了!”

“练过什么,累了就站不住了?”

“报告,日常训练。”吕面不改色,心不跳。

“日常训练!”李大队瞬间炸了:“你叫离心机8日常训练,挺好的。坐下来,我问你,你以前练过什么,你练过旋转木马吗?”

吕停止了说话,假装看着墙上的手表。这一次,李所在的大队可能气得放不下自己。

“是的,我总是说我的最高纪录是7.8。”当徐莉做出反应时,他非常生气,以至于直言不讳,并立即将矛头指向了这件事。“我是按照训练计划逐步补充的。我问你一件事。发挥你的才能,贸然尝试。你当兵的纪律在哪里?你不知道造成事故的可能性有多大?”

卢这次真的没敢看李大队,他身后的冷汗终于出来了。离开离心舱后,我身体很痛苦,但内心极度兴奋。和盛飞谈完之后,我只休息了空分钟,完全没有留出时间反思自己的行为。现在在李的提醒下,她瞬间平静下来,胸闷。

在的一波轰炸之后,吕已经多次默默的对自己进行了批评和反思。她主动打破沉默:“报告,这一次,我意识到我在行为和思想上的严重错误。”

徐莉敲了敲桌面,盯着她:“好,写个报告,下周例会上复习,然后回去。”

“是的!”鲁站起来,一丝不苟地敬礼,然后深深地向鞠躬,恳切地说:“我记得我是个战士。”

放下心来,知道吕是值得多年重点培养的。陆走后,看了看手里的球队成绩总结,在陆的一个专栏的备注里写了“最高纪录:8”。数字像石头一样被轻轻抛入水中,引起涟漪。

吕恢复了平静,智商上线后,我才想起,盛飞盯着自己,有些人怕作案。吕知道,盛妃看穿了她的兴奋和张狂,自然看穿了她行为背后的危险。即使她今晚回到宿舍,也会有一场硬仗。

刚认识吕的时候,并没有想到一个温柔的女孩会对自己有很大的影响。自从她懂事了,连她爸爸都管不了她。吕想起了两年前两人的相识,那天他们红了眼睛后,便和盛飞一起回答了问题。

从十六岁开始,陪伴吕的人就毫不犹豫地离开了。吕也不是没有准备。她是第一批被国家空军队用重金培养的战斗机飞行员。她训练了许多紧张的任务,个人坚决服从集体。这是一门铁的学科。况且从军校到部队,对飞行的热爱已经变成了对汗水的信仰,但我只是没想到,无论人有多冷,都不是冰,信仰总有一天会动摇。

当《我的祖国》这首歌响起的时候,陆觉得自己很傻。她以前没有拯救过它,但是士兵应该学会选择。

盛妃就主动找她说话,吓了正在沉思的一跳。随后她温柔温暖的声音和真诚的眼神给卢注入了一股暖流。陆忍住了眼泪,平复了心情,说出了自己的选择:“对不起,不后悔。”

军人总会在厚重的历史下找到自己,他们会毫不犹豫地把最深的爱献给这漫长的空。有些话没说出口,但吕相信盛飞会理解的。在一起战斗了两年多之后,她更加确定了。

吕走回宿舍半路,看见盛飞提着自己的包。卢立即走上前去,两步就走到她面前。当她正要张嘴说话时,肚子里喊着“咕鲁”。

陆清秀的脸一下子烧了,但盛飞的修养很好,忍住笑:“我刚从小店回来。给您我吃完就回来。”

陆更是涨红了脸,试着平静下来说:“好吧,我回去肯定吃不下。”

盛飞没有回答他的话,而是走到旁边体育大楼前的长椅上。过来收拾东西,问道:“李大队说什么?这么晚了?”

走来走去,吕心里疯狂地喊着。盛飞在问怎么玩欲擒故纵。经过一番深思熟虑,吕老老实实地解释道,“他只让我站了半个小时。然后,我冷静下来,知道自己犯了一个大错。”

盛飞轻笑:“我不需要多说什么,是吗?”

“不,有些事我必须听你说。”

“嗯?”

“老板骂的那些我很快就反应过来,吓得自己一身冷汗。我必须检讨这个组织。作为一名士兵,我没有纪律。作为一名飞行员,我没有冷静。我也必须检讨你,但我想先听听你的想法。”

盛飞望着天空空:“我们是战友。然而,我们总是在一个编队中。我是你的僚机。僚机的主要职责是保护长机,让长机把全部精力集中在攻击上。”

“只有这样?”

“还有一件事,小然,你为什么而战?”

“为了你身后的祖国。”吕回答。

盛飞回头说:“我也是。”

午夜

“也是为了我。”

盛飞说,看着小然的僵硬。

吕低下了头,用有些紧绷的手在包里胡乱翻找着。

“找什么?”

“我渴望水。”

“来,买两个小瓶子。不要一口气把他们打爆。喝一口。”

吕悬崖勒马,一口气喝了半瓶水,耳朵微红,她觉得刚才的紧张被盛飞看穿了。盛飞很自然地接过水,和包饼干一起递了过去。

“吃吧,我们一会儿都出来找你。”

“好吧,你晚上吃了什么?”

“今天食堂没做你一直渴望的豆沙包,我也没胃口。晚上饿了就做泡面。”

“他们为什么不按照菜单来!”这一周都是徒劳。

“我去问了,说明天做。但是,你不能吃。”

在盛飞的监督下,吕小然吃不下,20分钟后就暗淡了。

“好吧,大家聚一聚,最后拖到新闻联播。”吕站起来整理东西。

部队按计划六点吃饭,七点准时集合看新闻联播。

盛妃也站起来,动了动肩膀。当她转过头时,她看到宿舍楼里的女孩们三三两两地出去了。她用锐利的目光看着这边,喊道:“陆队,再见!”几个姐妹会马上冲进来。

“如果你没有纪律,回去集合。”陆队长吃饱了,精神抖擞地喊了一声,赶紧扔掉垃圾,带着盛飞回到队里。

因为吕,今天中队的队列很干。离心机从6G一次提升到8G的情况并不常见,这对于一个年数还是个位数的战斗机女子飞行队来说还是第一次。训练后被男空压抑的情绪终于在今天找到了释放。

排在队伍后面的队员都在嘀咕吕,吕附近的一中队和三中队的大队长和副队长也在小声对她说,还晕,还呕吐,是不是李大队生气了,吕和盛飞低声回答了大家的担心。

一眨眼的功夫,团队集合完毕,进入多媒体大厅。今天,和刘的指导也来了。

新闻广播准时开始。去年全球经济危机影响很大。开春以来,国内外的报道依然聚焦于当前的经济形势。一个大国正处于低迷时期,似乎没有精力在世界各地发起太多的政治和军事活动。

吕、、盛妃并坐,闻、刘在前排引路,心生忧虑。

大国各个时期的国内矛盾往往通过其他方式转移到外部世界。此时国际局势平静,可能代表风暴前的宁静。

刘最后总结道:“在这种形势下,有必要展示一下国家的军事实力!”听着,点点头,转头看着吕。

吕感到不解。下午李的老板太生气了,骂了这么久,所以他来看新闻的时候不得不盯着自己。盛飞皱眉不解。她记得过年时在军区大院听到的谣言。该州也有各种增亮肌肉的计划。对于空军来说,顶级实力是否应该充分展现?

解散后,二中队副队长盛陪同陆队长到医务室。卢通常是个累赘,但他不能对自己的身体粗心大意。

队长每天领导全队的体能和实操训练,肩负着同志们的信任,卢必须对同志们负责。简单检查了一番,确认陆队长绝对正常,大家终于七嘴八舌地回去了。

吕没有直接回自己的宿舍,而是和盛飞一起去了。

“我点完名就来我家。有方便面香肠和小鱼干。我刚才看见高笑下楼去取开水。”

“很好。”

“嘿,我今天下午用的毛巾呢?你带回来了吗?”她还记得盛飞的轻微洁癖。

“算了,不洗了,你还不回去点名?”

陆小然也不答话,就去盛妃的柜子里拿了条毛巾。他顺手拿了瓶洗发水说:“拿走。”

无奈的声音响起:“你又拿走了,上周不是刚买的吗?”

卢小然板着脸解释道:“那还不如你带来的。再说,”

她抬起手空摸了摸盛飞右耳的头发:“好香。”下午靠在盛飞的肩膀上,她的发梢就会落在眼前。

盛飞淡定地说:“训练完放个假,陪我回家。”

“什么?”

“我会让我父母看看是谁花了补贴。”开完玩笑,盛飞笑着很开心。

“我的工资还在你肚子里,你不跟我爸汇报一下吗?”吕不等回答,理直气壮,招呼着宿舍里的其他人,又大摇大摆地回了自己的宿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