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完《碧血剑》,爱上金庸的吐槽神功!

发布日期:2021-11-01 10:18    点击次数:143

几天前,我重温了沾有皇家血液的剑。

在14种武功中,肯定不是高手的是一个少年。特别是遇到天龙、射雕、剑客这些顶级英雄,你会颜面尽失。

然而,众所周知,年轻男孩往往是最血腥的。

强大的荷尔蒙,注定了他们无法忍受社会的暴力。

如果你虚伪,等待他们的嘲笑;如果你固执,即使你穿着金色的软甲,你也无法抵挡他们汹涌的吐槽。

看《剑沾御血》,比起侠义江湖,沉浸在爱情里,我更喜欢随时准备弹药,谁不开心就喷谁。

在这本书的后记中,金庸说他几乎每天都写社会评论。这个习惯已经坚持了十几年。

我终于明白为什么他的嘲讽技巧这么高了。

《剑之享受与敌人》一书中有一段特别精彩的话:

龙下江南时,开始了顺便泡妞的次要任务。他看中了一个叫于如意的妓女。花了一大笔钱后,他妹妹回头笑了。

这一笑不要紧,乾隆直接跳到自恋的云:

“她定是看中我有宋玉般情,潘安般貌,子建般才,当年红拂巨眼识李靖,梁红玉风尘中识韩世忠,亦不过如此,可见凡属名妓,必然识货。”

宋玉是一个被李白、杜甫、李商隐称赞的美男子。

潘安,美成了成语,这是古今唯一的人。

子健,七步成诗的才华,不必多说。

更有李靖、韩世忠,逼同类。

这种无与伦比的自信,简直是孤独和失败。

如意回头走了,乾隆很快追上了那辆巨大的马车。

“当年造父驾八骏而载周穆王巡游天下,想来亦不过是这等威风。古往今来,嫖妓之人何止千万,却要算乾隆这次嫖得最为规模宏大。”

还有更多的诗:

忠心赤胆保君皇,护主平安上炕。

个人认为,金庸在与乾隆调情时,敏而不贱,锐而不俗,读之自如,是这本书最惊艳的部分。

说起乾隆,最有意思的大概就是他一生写了四万多首诗,却连文学史的裤子都没摸过。

金灿勇是如何放开这根梗的?

与红花会常兄弟打斗时,的手被抓住了。好在兄弟俩没费什么力气,不然一捏之下,乾隆的手骨都被捏碎了。

“从此再也不能作诗题字,天下精品书画、名胜佳地,倒可少遭无数劫难。”

我猜乾隆的OS是这样的:

“有个黑子老喷我,我该怎么办?等等,事情很紧急。”

两蜀剑最猛烈的火力集中在甘龙。

而《宝剑沾皇族血》,因为故事诞生于历史,袁崇焕被皇帝怀疑,被朝廷迫害,这就注定了这部小说的火,会有无限的力量。

不说别的,金庸祭祀徐达的故事无疑是一剂良药。

在徐达陪伴朱元璋的时候,他冒着生命危险成立了明朝公司。一旦成功,杀死所有的英雄。即使徐达很忠诚,他仍然是他的眼中钉。

这一天,徐达背上生了坏疽。据说坏疽的人不能吃蒸鹅。但朱元璋派人送了一只蒸鹅来表示“同情”。徐达吃了蒸鹅,当晚就死了。

他没有被鹅毒死,而是收到了朱元璋的死亡通知,不得不结束。

初创公司对这种情况并不陌生。当公司最终成形时,它开始安置自己的人,安排部队和线路,改革和分裂党,消灭持不同政见者。这种变化也是看不见的、血腥的。

历史不仅仅是历史。在某个时刻,它会回来,在你面前再次播放。

这不是废话,这是我亲眼看到的事实。

徐达的故事也埋下了引子,这就是王道之下的精兵李岩的命运。

当国王最终攻占北京时,李岩没有看到人民安居乐业,天下一片繁荣。相反,我听到一个老人在路边唱歌:

“无官方是一身轻,伴君伴虎自古云。归家便是三生幸,鸟尽弓藏走狗烹。”

老人在路边唱歌,你一定要注意。甄印石就是不听老人的劝告,以至于家里的生意都毁了,女儿一辈子都苦不堪言。

最终,国王听信了谗言,李岩自杀了,他的妻子也死在了一起。

掌权者永远进不了金庸的眼睛。从乾隆到王闯,从东方不败到神龙教,他们被喷得千疮百孔,死而无尸。

但金庸的槽点绝对不仅限于掌权者。

如果你曾经在国企、事业单位工作过,或者和相关部门打过交道,那你一定很熟悉下面这个情节。

有一群外国人,他们对袁承志的主角感到痛苦。他们躲在山沟里,和领导小组一起虚度光阴,心里默默祈祷:大明政府,快派官兵来救我们!

“但其时官场腐败异常,若是调兵遣将,公文来往,又要请示,又要商议,不过十天半月,官兵哪里能来。”

换句话说,你应该去死!

这种裸系统枪可以轰炸它大约5000年。

比如栗子,双11也要参加一个热闹的活动。从10月开始写规划方案,报领导审批,立项。突然,领导觉得这里不行,就改了,重新立项,批准了。预算、三方比价、签订合同、盖章。

盖章的人只工作了半天,就离开了两天。

设计好申请流程和复印流程后,领导觉得初稿不好,做了两稿、三稿、四稿,领导选择了初稿。

终于,终于,一切都结束了。看看时间,嘿,双12刚结束!

甚至在接连被批评、嘲讽、讽刺之后,几乎都各行其是。

厚脸皮的流氓是最糟糕的,关于这一点。

我总觉得金庸写小说的时候,会被他的机智逗乐。哭笑不得。

当他嘲笑的时候,他有一点鲁迅的味道。

在沾有皇室血脉的宝剑中,有这样一个叫冯同治的小人。

有多小?百科词条里只有一句话:冯同治,金庸小说《宝剑》中沾染皇室血脉的人物。

这个人不怎么玩。虽然只有几句话,但我对他的兴趣甚至超过了袁承志。

年轻官员的第二代冯同治,武功差的时候爱出风头。

你上学的时候,有没有学习不好,喜欢举手回答问题的学生?大概很少,而冯同治就是这样的男同学。

为了随时随地展示功夫,他请铁匠制作了一把大观刀。合刀不容易。刀刃长,背面厚。它有一个镀金的悬挂流苏。突然一看,咋呼又爽。

但是!

这把刀是薄铁皮做的,是空心!!!

当官的出去骑马,冯同治命两个人提着这空心大刀跟着,边走边喊:“先生,刀好重。”“先生,我几乎举不起来。”

“装作十分沉重,不胜负荷的模样。”

而且只要他随便一提,他就能轻松拿起来。当其他人看到它时,他们自然会钦佩他惊人的力量。

看完这段话,我已经编了四本漫画书。太幸福了,不是吗?

但是,这也无形中戳到了很多人,不是吗?

你是想说,只是个打酱油的聚会,何必这么不近人情?

那我要告诉你,即使是没有名字的人也逃不过金庸毒眼。

小说中有一个官兵对抗领导小组的追捕场景。主角才华横溢,官兵损失惨重。但是警官让他们往前走。

“一受挫折,大家怕死,谁肯拼命攻山?个个大声呐喊,敷衍长官,杀声倒是震天,却是前仆有人,后继无兵,再也不见有官兵冲近。”

我之所以在这些小角色出现的时候注意到他们,是因为他们从事的是人事工作。

他们不是拯救整个生命的大英雄,也不是死去的大侠客,更不是点亮英雄绝活的工具。

他们只是普通人,最普通的人,最普通的反应。不是英雄,而是真的。

总觉得看武侠可以说明人这个词是不一样的。

当你血气方刚的时候,看到的是主角们一路打怪升级。当你坐下来喝酒的时候,你可以认识铁磁性的伙伴。对了,谈一场浪漫的恋爱,最后成名退隐江湖。

现在相反,我更感兴趣的是那些卡在角落里的碎片。仔细想想,不要有新世界。

看完以上吐槽系列,我误入歧途,安利思索了笑尿的情节。

闵一行准备对付焦,并在会上讨论联合代号:。

“明日各位驾到,请对在门口接待的兄弟伸出右手中指、无名指、小指三个指头作一下手势,轻轻说一句:江湖义气,拔刀相助。以免给金龙帮派人混进来摸了底去。”

来,让大家伸出右手,跟着江湖人再做一遍这个代码。???

看,我们江湖英雄都走国际路线了!

放一个二维码。

微信:文学史。

一条太弯而不能直的阅读之路。

以防万一,

有人喜欢我~ ~

以前的文章:

冠名晚会是如何拯救名著的?

双11想买书?应该有一本值得收藏的书的清单!

培养阅读兴趣,请从黄皮书开始!

在广告投放上,我只拍了《情很深雨很萌》。

你这么年轻,想了解文革吗?

你羞于提及金瓶梅吗?你一定没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