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人虐我千百遍,我待漫改如初恋——为什么我们还在看日漫漫改真人化

发布日期:2021-11-01 11:41    点击次数:153

可能今天下午大家的朋友圈都被这样一条消息(哀嚎)刷屏了,在此之前,槑呆用来开头的消息是《钢之炼金术师》预告片···在槑呆写这篇稿子的时间里,几乎每隔两三天就能看到一部新的漫改真人电影预告解禁。越来越多的人气漫画作品被改编为电视剧、电影或舞台剧,在动漫大国日本,近年来漫改真人化作品呈井喷式增长,光是2017下半年人气经典漫画改编的真人电影/电视剧就有将近十部上映。不可否认的是,“漫画-真人”这样的商业链条在数十年的运作下已经成为成熟的产业体系,但作为资深动漫迷的我们,吃过不少真人化的糖的同时也受过不少真人化的虐。今天我们就来聊聊日本的“动漫真人化”——真人虐我千百遍,我待漫改如初恋。可能今天下午大家的朋友圈都被这样的消息(牢骚)屏蔽了。在此之前,佟岱用来开头的消息是《钢之炼金术师》的预告片...在佟岱写这篇稿子的期间,几乎每隔两三天就能看到一部宣布解禁的新真人电影。越来越多受欢迎的漫画作品被改编成电视剧、电影或舞台剧。在动画大国日本,近几年出现井喷式增长,仅2017年下半年就有近十部改编自热门经典漫画的真人电影/电视剧上映。不可否认,商业连锁“漫画-真人”经过几十年的运营,已经成为一个成熟的产业体系。然而,作为一个资深动漫迷,我们吃了很多现实生活中的糖,遭受了很多现实生活中的虐待。今天就来说说日本的“动漫现实”——真人虐我上千次,我就要变成初恋了。

在日本,漫改的人性化始于上个世纪,但如果漫改的真实作品达到了“现象级”,那2006年发布的《死亡笔记》就必须要提到。为日本原著大场鸫/小畑健画的漫画作品《死亡笔记》一经连载,就以前卫的世界观和残酷恐怖的剧情进展赢得了一大批粉丝,甚至引发了社会话题。

当时我们并不知道藤原龙也是“30年一遇的舞台天才”,他深受蜷川幸雄的喜爱。他有堪比整容的演技(虽然到现在还有很多原创粉饼很丑,这是主观上不认可的!);我们也不知道松山研一能不能塑造出最接近原图的“L”,后继无人能超越。年轻的户田惠梨香也演绎了弥海砂的纯真。

在死忠原著粉丝的骂声中,号称耗资20亿日元(约1.4亿人民币)的电影版《死亡笔记》仍在如火如荼地拍摄、放映和宣传中,一部三部曲(第一部+第二部+L个人随笔)也已拍摄完成。相对中性的原著粉逐渐被动地接受了这个事实,看了电影之后,唐岱不得不承认,其实真实的人已经尽力还原原著了。

客观数据显示,该片自香港引进以来,创下了日本进口的纪录。其商业模式可以作为长期变革的标杆和模式。

这部剧对唐岱影响深远,以至于哭着看完藤原龙也主演的2017年春季日剧《逆转重生》后,会被视为平行世界里的月亮和海沙。

多年后,《死亡笔记》重启日剧,收视率和口碑都惨淡收场。然而,庞大的《死亡笔记:点亮新世界》,即使汇集了菅田将晖、东出昌大、池松壮亮三位最炙手可热的日本演员,并请来了老版的弥海砂(户田惠梨香)助阵场地,却连“满意”都没有——从剧情设定到人物设定再到电影效果,《死亡笔记2016》完美诠释了什么叫教科书级别的一代不如一代。这种感觉和十年前我们的舆论大骂张纪中乱改金庸的事实非常相似。结果十年后,马钰式的武术出现了,我们不得不怀念大胡子们的善良。即便如此,这部打着“死亡笔记”旗号的外国电影依然获得了22亿日元的票房,上映第一周的周日票房,一度终结了《你的名字》10周的票房梦。

在《死亡笔记》第三版豆瓣评分的悲剧性比较中,童岱心目中的评分是:死亡笔记2006★★;《死亡笔记2015》中★,《死亡笔记:点亮新世界》中只能给出★ ★为了拥有女神户田惠梨香。

无数电影公司尝到了“随机换真人”的甜头,看中了IP潮流的无限可能——一部随机换真人不仅有热度、话题等天然优势,还能围绕原著粉和演员粉,在上映播出后清理票房,带动原著销量,还能借势推出续集,这是一个看似几乎有保障的良性商业循环。

数据显示,2015年在日本上映的581部电影中,漫改真人电影为32部。其中票房收入超过10亿日元的作品有13部,约占真人化部分的40%;而相比之下,剩余的549部非漫改作品中超过10亿票房的为25部,仅占4%。而电视剧方面,许多人气漫改真人剧作品的收视率平均都在15%左右。比如2006年播出的《交响情人梦》平均收视率为18.9%,历史最高21.7%;《极道鲜师》播出期间平均收视率在20%左右。(via 三文娱)机会or挑战?2017-2018漫改井喷根据统计,2016年动漫改真人电影达41部,首次突破40部。目前2017上半年公开和上映的漫改电影已经达34部,还不包括电视剧改编作品,按照这个势头,2017年日本漫改真人作品很有可能迎来又一个高峰。(via 三文娱)

在下表中,可以看到2017-2018年日漫大IP做了多少个性化的制作决策:

你最喜欢的IP被盯上了吗?(看到《漂白剂》的选角和预演,彤黛已经是咸鱼了。)

接下来让我们进入下一个话题:为什么我们对青少年犯罪如此不安?

少年漫一改就扑街,少女漫却好评不断?

《进击的巨人》、《死亡笔记(戏剧版)》、《死亡笔记:点亮新世界》等知名少年作品在预告片期间并未受到青睐。电影上映或电视剧播出后,口碑大幅度下滑甚至跳水,而《野田佳音》《请爱上我是个失败者》《如果我哥哥太爱我怎么办》和山崎贤人的N声部等女生作品的评分几乎都过了。青少年变化和青少年变化的评价正在向冰与火的方向发展。

《进击的巨人》真人版的豆瓣评分可以说是非常感人。

至于日剧,几乎每一季都会有一两个轻松愉快的女生。只要制作组不出什么大纰漏,基本上可以保留一些好评,现象级剧也不少。

影响一代人的爱情观:经典东京爱情故事。

《了不起的人》(2005)和《以吻封缄》(新旧版本都算),风靡全亚洲。

突破日饭圈的讨论级:《朝5晚9:帅气和尚爱上我》、《请与废柴的我谈恋爱》突破日常饭圈的讨论层面:“5到9:帅和尚爱上我”“请爱上我谁是失败者”。

作为一个90年代出生的人,唐岱现在正徘徊在中年的边缘。早年被很多台湾省偶像剧毒害,导致心理部分还停留在青春期。通俗地说,他是一个依然有着少女心的老姐姐。个人对改变日剧影的阅读量和知识量有点自信,也觉得苏王秀兰这个普通霸道的总裁已经吸引不了我了,但是!无论时代如何发展,女孩总有办法找到微妙的平衡。一边卖不切实际的dokidoki,一边掺杂着一点梦想,一点灵感,一点毒鸡汤。总有那么一瞬间会让你觉得“这部剧一点都不像外面那些妖娆的泼妇”。

2017年,印象深刻的《东京白日梦少女》其实被视为一种青春取向。剧情准确针对的是那些还拥有少女心的“大龄”年轻女性,她们的收视率和口碑都非常好。在日本期间,他们也看到了漫画与真人的联动宣传;

其实女生靠什么改变?面值?也许不是。20-25岁的日本饭妹们应该还记得《以吻封神》(2013)中《爱情》的惊艳反转,豆瓣评分从3.5飙升到8。很多在开播前抱怨古川由纪行对不起的观众,在最后已经成为了弟弟的铁粉,挥舞着旗帜,高喊着弟弟会继续保持青春感的美丽。无数一见钟情得不到帅气的年轻男艺人,因为女生变化的淡淡加持,客观上成为了男神,古川由纪类似的例子并不少见。原因是女生漫画的“灵魂”——如果有任何暧昧、真爱、温柔有力(男)的主角,喜欢现实但不那么现实的情感线——是普遍适用的,在每个时代都永远不会过时。

目前《以吻封神》(2013)豆瓣《恋爱中》评分停留在8.4分,已有8万多人评价。

沉迷动漫的女性比例低于男性,而日剧和日影的观众与目标群体女生的符合率更高。女生盲目改变,或者有少女意味的年轻人无休止地改变,都是万无一失的选择。

当然,对于恋爱女性太强的幻想系或者倾向于爱美的女生来说改变还是很危险的,比如黑执事或者樱兰大学的男性公关部,太“傻甜”的观众都没有买账,比如《邻居同居》《忽明忽暗的爱情》。

改编少年动画片比女孩难几个数量级。一方面是因为,与更接近现实标准“人”的欧美漫画不同,单纯靠写实很难实现人体比例、五官、面部表情的运用以及各种年轻漫画家的不同绘画风格。习惯了太阳表现手法的人正在回归第三维度,这往往会导致心理上的巨大落差。

更重要的原因是,除了热血和梦想,日本青少年在一些作品中也有很多社会思想和哲学思辨。这些不易消化的深刻隐喻,通常隐藏在漫画的每一个细微情节中。然而,现实主义戏剧语言与漫画的差异导致许多直指内心的情节被直接改编或抛弃。而故事过程缺失的同时,原本的“灵魂”也难以保全,观众自然不会买账。随着科技的发展,日本漫改影视一直在努力摘下“特种剧中的视觉感”的帽子,功夫往往花在特效上,而打磨剧情却屡屡让位于华丽的视觉效果(不仅是日本,真人版的《壳里的鬼》也有同样的问题)。但作为一部具有社会意义的漫画,真人版的特效并没有“抓住原著精髓”那么重要,这也是为什么《死亡笔记》和《死亡笔记:点亮新世界》这两部剧版获得如此差评,而老版本电影《死亡笔记》却被观众接受的原因。

《寄生兽》真人版能很好地还原原著思想,特效也不是“五毛”,所以能在动漫迷心目中留下好印象。

说白了,少年漫画尤其是经典少年漫画的改编,容易出现两极分化的结果——要么“扶摇直上”,要么“孜孜不倦地毁书”;改编女生漫画安全多了。因为目标群体定位、心理期待值、动画与现实生活影视剧观众的符合率,女生的漫谈注定比青少年的漫谈更容易。但是,越来越多的观众觉得日本动画改革已经没落,IP不再那么值钱。其中一个不容忽视的原因是:女生更换频繁,同类型作品短时间内大量出现。观众早就厌倦了重复人们的设计和桥梁。所谓“保险”只停留在“保险”上。近年来,很少有值得回忆的经典作品。少年漫改本身很难,少年漫改中的记忆滤镜也没人敢碰经典IP。想象一下,如果圣斗士星矢或者鸣人是现实的——只是想着如何实现杀死马特的发型,那就太可怕了。

(戴燕可能不得不收回这句话。《海贼王》的老美已经盯上了,是吧?)

长期改革衰落的另一个原因是:执行改革的演员真的只有少数吗?

盘点这些年漫改小王子的更新换代:演技不够,霸屏来凑

近年来,越来越多的漫画现实让“IP库”接近陶空,许多在原著中似乎几乎不可能实现现实生活可能性的经典漫画作品也被备案。但聪明心虚的制作人听到原著粉的问题就头疼,不得不对目标群体的优先级进行“细微”调整——就像近年来国内所有网文IP剧都会被一些“小鲜肉”承包一样,日漫改编中也有几位“变心小王子”,他们的粉丝基础决定了他们是收视率和票房的保障,也是作品口碑的盾牌。来看看日本艺术界和能源界几个流行的“曼盖小王子”的交替变化吧。

小栗旬名气:★ ★ ★ ★演技好评:★ ★ ★作品期待值:★ ★ ★ ★。

被观众熟悉和喜爱的小栗旬,凭借作品《辣手老师GTO》中的人物首次出道。他的著名角色有:华(《了不起的人》)、(《了不起的少女》)、(《热血大学》)、(《出发前挑战信序》&《工藤新一的复活》)、鲁邦。

《了不起的人》花卉班。

“热血大学”泷谷源治。

名侦探柯南现场版ⅱ工藤新一の复活!のとののののののののははははののはどどどどどどど工藤新一,宫野世豪(海原爱

上面列出的角色只是小栗旬演艺生涯中角色转变中最著名的一部分。事实上,小栗旬正在拍年轻女孩的电视剧。如上所述,少女拍电视剧难度大,制作周期短。同时,它可以有效地刺激年轻女孩的心。作为艺人,也是打开市场和知名度的好方法。先是小栗旬凭借《花类》《佐野泉》俘获了一大批女粉丝,然后又凭借《泷谷源治》竖起了一个拥有(中国)直男作为Top1的认可和认可的高中地痞形象,可谓全能漫改选手,几乎长期无人能敌(圈内圈外小栗旬都有一大批“哈莱姆”)。而且《银魂》已经上映了,肯定会爆。可以想象,小栗旬已经成为改变现实世界的一个无可争议的里程碑。

即将上映的主演影片有:《银魂》(已上映,豆瓣评分8.3)“银魂”海报

佐藤健认知度:★ ★ ★业绩好评:★ ★ ☆作品预期价值:★ ★ ★ ★。

我查资料的时候,没想到久坐佐藤是1989年出生的。距离《血色星期一》已经快十年了,这让我觉得,佐藤老师是一个“老戏骨”……佐藤老师的名字应该算是少年变装领域的知名人物,他也在少年漫画中演绎过很多经典角色,比如浪客辛建的费村辛建,以及《追梦人》。

《追梦人》海报。

在出道的早期,佐藤纯一依靠的是《血色星期一》中完美的男性29个音符。与三浦春马公司相比,佐藤胜一选择剧本的眼光要比他的大亲戚朋友可靠得多。与他的前任小栗旬不同,佐藤纯一在出道后不久就走上了“刚柔并济”的道路。大多数被挑战的角色在他们热情的自我激励中是冷静和聪明的。可以说,他们是青少年或男性剧集中最讨喜、最包容的人。

此外,Takeru Satoh的综合实力相当均衡,一旦接受了自己的演艺路线,就很难再遭受“黑手”之苦,属于实力往往超出预期值的艺人类型。当初真人版的《剑客》也经历了一个“黑-接受-感觉好-安利”的过程。《浪客之剑》全球累计收入超过6000万美元,佐藤胜也成为日本平成第一位主演票房破30亿日元的演员。

《浪客剑心》豆瓣评分,观众的认可度已经很高了《浪客剑心》的豆瓣评分得到了观众的高度认可。

如果Takeru Satoh能够延续目前的路线和接剧水平,相信“新生代第一男主”的位置在短时间内很难被任何人超越(同一家公司的三浦春马看起来太软,已经拯救了一个大IP巨头,而神木龙之介的长期蜕变已经不适合正统男主剧了,下面我们就来说说神木的弟弟)。

即将上映的主演影片有:《亚人》《男人》海报

山崎贤人认知度:★ ★ ★业绩好评:★ ★作品预期价值:★ ★ ★。

山崎贤人在女孩变化的世界中处于什么位置?2015年《女演员失格》之后,女生改了流行的说法:“流水的女主角,铁血的山崎贤人”。面对很多人对入坑价值的质疑,“我看了一部山崎贤人主演的校园爱情电影,叫什么来着?”连日本电影的资深博主都要问“女主人是谁?”做出判断。

常年和女主角一起看烟花的山崎贤人,在电影《女主角被取消资格》中被拍到。

绰号“闲人”的山崎贤人,外表温顺无害,气质也符合当下“盐制”的审美标准。他的五官清秀、清冷、温柔,几个女生的漫变让无数女生(还有奇姨)粉上了这个1994年的“小鲜肉”。长期沉浸在少女漫画中的山崎贤人,也有自己的缺点——演技。轻轻弹苏的难度系数不高,山崎贤人的外貌优势让她在女生漫无边际的变化中演绎手法更低。一旦她遇到一个背景稍微复杂一点的角色,山崎贤人会很容易地用复杂的情感和简单化来展示她生硬的演技。

《死亡笔记》版本中的l被部分观众批评为“自以为是的富二代”。虽然有些人出于某种原因设置了它,但无所事事的表演和洼田正孝的表演的结合似乎真的非常紧迫。

以颜值赢得世界的少女山崎贤人,已经出演过话剧版L、电影版齐木楠雄、东方张著。不过从目前《齐木南雄之灾》和《JOJO的奇妙冒险》原著粉的反应来看,山崎贤人要摆脱少女,改变小王子的路线,可能需要很长时间。

即将上映的主演影片有:《齐木楠雄的灾难》、《JOJO的奇妙冒险:不灭的钻石》

《JOJO的奇妙冒险:不灭的钻石》海报乔乔奇妙冒险的海报:不朽的钻石。

经常出现在影视圈的艺人还是很多的,难怪粉丝越跳越多。如上所述,神木龙之介曾出演过《浪客剑心》《食梦者》《三月雄狮》,即将参演《JOJO的奇妙冒险:不朽的钻石》;仲满的老面孔季浩良,出演过《狼女与黑王子》、《请爱上我这个失败者》和《银魂》,即将出演《齐木南雄之灾》。真人版《黑崎一护》福士苍汰曾主演《闪光的爱》和《无限生人》,其主演《漂白死亡》将于2018年上映;藤原龙也出演过《死亡笔记》、《赌博启示录》和《浪客剑心》。g·亚矢乃出演过《杀死城市》、《浪客剑心》,即将出演《人》。卡内蒂出演过《网球王子》、《杀戮之城》、《斗牌传奇》、《进攻巨人》,即将出演《钢铁炼金术师》。

从左、佐藤纯一、神木龙之介,都是大改革家。

图片来自《浪客剑心》剧组宣传杂志。

几枚配套金牌,如新井浩文、室毅、优欧祖米、伊势谷友介等。,应该能在看到照片的一瞬间记住很多变化的角色吧?

左起,新井浩文、室毅、佐藤二郎和优欧祖米。

友好提醒:

真人版的和海腾顺是一个人(纪)。

现场神乐和赵桥梅辛是一个人(桥本环奈)。

真正的人冈田似乎在隐藏和燃烧李唐是一个人(新井浩文)。

这样的梗还有很多,欢迎大家继续探索。

在《死亡笔记》第一版的现实主义时期,我们可以清晰地感受到,制作方依然以“还原”为己任,努力突破两三个维度的壁垒,力求“讨好”原著粉丝,在作品宣传前期采取保守谨慎的宣传方式。近几年我们会发现漫变的圈子越来越小。即使客观上IP不适合真人,或者我们心中有合适的人选,也无法阻止制作方来回考虑一些艺人的结局。

其实日本和中国是一样的。随着大IP和偶像时代的到来,制作人即使不喜欢也找到了赢得一席之地的捷径。“贴近原著”没那么重要。

制片方除了疯狂地将剧本交给几个固定的“曼盖小王子”之外,还开始规避原著中容易触动粉丝雷点的硬石头。与十年前对原著剧情和人物的谨慎改编不同,近年来漫改作品的改编力度越来越大。就像现实版的《进击的巨人》一样,表面上对巨人来说是一种不同的体验。希望大家能理解电影版的原著故事。其实根本没有一个演员能符合原著的设定。为了避免暴露缺点,流行的角色“军队的指挥官”被切断,并添加类似的字符来代替其功能。这样的手段也很常见。至于这样冒险举动的结果和后果,相信大家都可以从各方的评论中听到和判断。

我们为什么还在看日漫漫改?

我们都有十几岁的时候,在学校门口租书店的时候,被盗版的时候,存钱的时候,买《尤曼》《动漫前线》的时候,父母不在的时候,偷偷看点播台的时候。这些都是我们这一代人独有的青春记忆。这些带有青春印记的作品一旦被改编,比如《死亡》,就有一种多年养育的孩子突然被别人夺走的悲伤。他们越是有强烈的“感觉过滤器”,就越不想看到它“坏掉”(没错,在《死神》的结尾,朋友圈曾经掀起了一股买刀片送Kubo的热潮)。连原作者未完成的尾巴都能伤透原著粉的心,更别说现实生活中的拍摄相当糟糕或者尴尬了。

如前一篇文章所述,随着日本动漫市场的逐年萎缩,“漫画-真人”行业逐渐成熟,很多制作人会以更经济的方式选择和处理漫画IP。然而,在原著所谓的“初心”越来越严重之后,成品的质量就变得越来越令人担忧。可能很多人和我一样,都希望看到更多真诚的、对行业负责的改编,而不是一味追求大IP能带来的商业意义和价值。制片人应该深入思考和探索作品中的文化内涵和社会影响。

由同名漫画改编的《东京女性图画书》在中国网络环境下引发了现象级的讨论,甚至创造了许多热词。

有时候我们想保持动画和真人电影的关系,有时候又很想看到自己喜欢的作品在新的形势下把哭和笑的记忆传递给更广泛的人群,这本身并不矛盾——这一切都源于我们对动画作品的热爱。很多人,比如戴笠,一边默默买票看现实,一边说“接受不了”,还保留着突破维度的希望。未来我们会发现更多漫画与真人的结合,不妨拭目以待,期待这两种艺术形式的碰撞会给我们更多的惊喜。

谢谢你看了这么长~ ~ ~ ~ ~ ~推。你还想一起讨论什么话题?也欢迎大家在微信上给我们留言。

此外,ART+微信微信官方账号也欢迎您与格物志编辑互动。如有疑问,也请注明您的留言给编辑或作者~

本文所有图片均来自网络。

我们将继续推送精彩内容。

请不要错过~

hr0cdovl3fylndlawjvlmnul2cvmezb2jr(二维码自动识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