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过原著《封神演义》,再看各种电视剧的封神榜,怎么感觉哪吒一伙人三观不正

发布日期:2021-11-01 10:31    点击次数:147

只有原著。

不开玩笑,《风神演义》的基本逻辑就是四个字:封建迷信。

从第一次“纣王女娲宫朝圣”开始,一把名为命运的剑就挂在了整部《封神演义》中每个人物的头顶。

据说女娲为了一时的愤怒,不顾百姓疾苦,送了轩辕墓三魔的下界——但事实上呢?女娲娘娘是三界之母,被纣王公然写诗非礼,但她只能“知道纣王还有二十八年的运气,不能指望她暂时回宫,心里不痛快”——除了放三界小妖之外,她什么都做不了!

如何再被纣王调戏女娲,那是他二十八年的宿命,毕竟没有多少年,没有多少年。

另一方面,不管纣王有多“聪明(上帝的话)”,他已经享受了600年的国家,他的运气已经耗尽,但他不能再多做一年了。

纣王不能变,妲己不能变,女娲不能变。(顺便说一句,这也是女娲后来“背信弃义”批评妲己让妲己落井下石的原因——妲己从一开始就犯了错误,而纣王之所以失去这个世界是因为他的运气,而不是因为她在妲己身上迷惑了主。女娲一大早就给他们讲了这件事——女娲把这些小妖下界的目的就是为了当润滑剂,让武王更顺利地夺得天下。

——这种逻辑对于我们这些受过多年社会主义唯物主义教育的观众来说是完全无法理解的。不幸的是,沈峰的整本书都是基于这个逻辑。

毕竟在古人的地方,地震和日食都觉得是神灵警告君王要失去德行(其实一般都免于当替罪羊),所以他们接受这样的逻辑并不难。

从这个基本点出发,沈峰所有看似不可理解的内容都可以理解。

封神背景下,武王不是绝对的圣人,纣王也不是完全的无能,因为德、愚、善、恶根本不是得/失天下的必要条件,只有一个必要条件,那就是天命。

书中所谓的正面/反面人物的划分,从来不是基于善恶/是非,而只是基于一件事——顺从命运还是逆天而行。

什么是命运?

哪吒的“奉玉虚宫之命保明君”是天命,所以他注定是武王帐下的大将——凡是想在他帮助武王斩骨成功之前杀了他的都是“天命”,不管是太子龙三还是世杰,哪怕是他去告皇家四海龙王——不管他是理性的还是非理性的,都是天命。

但这也可以逆转。什么是命运?命运是既定的命运。有句话说得好——“我不相信命运,也许也是某种书写的命运”——无论是顺从命运,还是逆天而行,都改变不了命运的必然性。甚至在某种意义上,一些无意识的行为,甚至看似“逆天”的行为,其实都在间接帮助命运得以实现。

姜子牙前妻为什么封神?这是很多人无法理解的问题。

——因为即使在不知不觉中,或许甚至带着一些恶意,马的行为确实在客观上促成了姜子牙的出现以及之后的一系列冒险。

马氏也推动了《命运》的发展,即使看起来纯属偶然。(这个逻辑是基于宿命论的。如果宿命论不成立,那么这一切都不会成立。).

甚至那些站在所谓“天命”对立面,帮助殷商的人,包括纣王、姜侯、毕干以及商军将领,都是“王武伐纣,周兴商亡”天命的一部分,所以都名扬神坛。

而在沈峰,因为三教联手签下沈峰浜的bug,所有以“随缘”为目的而“随缘”杀人的修行者几乎没有道德责任——因为(除了少数人)那些为“王武斩结”的命运而死,有着著名姓氏的人最终都在沈峰浜上出名了。

后来网上流传着一种说法,神名单上的神如何受制于科学的天道而不能自由,不如解释一下,斩断弟子安心修行,还不如肉身圣人金桂——其实多少有些过补。并不意味着在原著中。无论是上天还是逆天(无论对错),最后的结果都是一样的,都得享受天赐的地位——包括倒霉的石碣娘娘。

封神十五回以来,灵魂封神、身体成圣、俗世富贵三条路写得明明白白。这不是区别,这只是命运。哪吒的一生就是帮助武王在肉体上被圣化,即使他想要一个神圣的职位(也就是天堂里的公务员职位);姜子牙封神,连马史都榜上有名,却没有长生不老的命,还把自己封为圣人(元始天尊明明白白告诉他,你生而薄命,却很难成就仙道,只能得天下福);至于神名单上的各位,如果不想要这个公务员的位子,想改变姜子牙的俗世财富或者哪吒的逍遥生活——那也是梦想。

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生活。

而这一切,早在《上帝百科全书》开始之前,就注定了。

但这是沈峰的逻辑,不是沈峰的三观。

宿命论,至少在封神的宿命论中,没有“好人注定有好报”这一条。

沈峰宣扬的是天数和命运,但这种命运与善恶是非完全无关——沈峰既不评价也不输出任何善恶是非观。

姜子牙和马的争论合理吗?

哪吒和洛基的恩怨真的是洛基的错吗?

教一个人守护自己短暂的生命和复仇是“逆天的命运”,但“逆天的命运”有错吗?

《沈峰》从来不说对错,它只说命运不容侵犯。

命运,连傻子都能统治世界;如果你失去了你的命运,即使是一个善良的人也只会死去。

——这个逻辑耳朵不熟悉?封建道德就是这样传承了几千年。你生来是王子还是奴隶并不重要。已经注定了——如果你有幸从奴隶变成天子,那一定是因为你生来就有这样的命运,而不是因为你努力了,和别人不一样。

命运与是非无关。

这是最简单的例子。朱元璋即位后讲天文,并明明白白地承认孟园是正统:

惟我中国人民之君,自宋运告终,帝命真人于沙漠入中国为天下主,其君父子及孙百有余年,今运亦终。

孟渊入侵宋正义了吗?没有人会认为他是正义的,更不用说朱元璋了。

但是,宿命论是对封建统治者最有利的理论思想(也就是朱家的后人,不管是贤良还是愚笨,哪怕是目不识丁的白痴,只要朱家的命运不终结,就一定能坐稳天下),宿命论也不能例外!因此,孟园赢得了世界,享受了一百年的国家。在宿命论的框架下,他必须承认它有“命运”——即使它不好,它也有命运(但百年之后,它现在已经完了)。

因此,命运并不总是站在正义的一边。有命运的人不一定贤惠,甚至善良,但如果命运在这里,他们就会成功。

另一方面,看看沈峰。

风神从来没有评价过商周之间的对错。从头到尾都说,逆天者亨通,逆天者必死,如此而已。

《沈峰》不输出三观,没有对错之分。沈峰唯一的产出就是封建迷信。

事实上,这个问题不仅存在于沈峰,也存在于四大古典小说中。水浒一百零八幻星诞生,红楼穷命部等。说明这种天命逻辑在封建社会的看客中应该很受欢迎。

但是四大古典小说中没有一部以这个逻辑为主线。古代看客普遍接受了宿命论路线,但同时也接受了对错路线,甚至接受了两者之间的偏差。有很多英雄逆天而行,结局并不好,却被人大义凛然地敬仰。《风神》的问题在于过于强调天命之线,是非之线过于模糊,几乎抹不掉——但另一方面,也让《风神》不受一般是非观的束缚,敢于直接解读“正面人物”的各种阴暗面,不乏对“反面人物”优点的描述,包括一直被砍死的纣王皇帝。这不是现实的投射吗?谁规定“胜利”的一方必须是正义的?

你喜不喜欢是个意见问题。作为一部文学作品,《沈峰演义》,说实话,感觉一般。人民群众的喜爱很大程度上是受“武王伐”这个真实历史故事的影响——其实很多《风神演义》的翻拍,大多是弱化了伐释教学的内容,弱化了宿命论的影响,强化了武王伐本身的内容——我想这到底是更像《风神演义》还是原著《武王》很难说。但是因为这个故事有基础的书,有一些历史人物,有一些民间对神灵形象的信仰,所以读者从一开始就对人物有先入为主的印象,不会轻易承认自己心中的真善美形象被抹黑。因此,无论是电影改编、粉丝写作,甚至是吃瓜群众的后知后觉,一般都倾向于粉饰武王阵营的主要角色——这是另一回事。

在评论区,让我补充一点,我发现也许最初的回答没有说明一点:

风神演义的水平(和包括《金瓶梅》在内的四大古典小说比,但肯定不是我自己的水平)真的很差。这并不是因为它的宿命论不好,或者是因为它宣扬封建迷信,甚至是因为它的是非线模糊,而仅仅是因为它的艺术水平真的不高。

《封神演义》是一部典型的无骨、装帧精美的小说(所以特别适合写我的粉丝,也适合影视改编),但具体的文笔和人物的刻画却只是凤毛麟角。

这不一定和它的宿命论本身有关。我就在这里吐槽一下,并不是因为它的宿命论不好。

文学作品中没有必要输出三大正义观,也没有必要弘扬科学发展观反对封建迷信。评论区有人问这本书的意义是什么——你要问许——但从来没有人规定,一部优秀的、成功的文学作品必须有作者想表达的东西,或者必须有赞美或讽刺(当然有,但没有必要)。

我的回答只是想说明风神演义的特点,从而解读题主的问题——为什么读风神会破坏三观——因为风神不输出也不评价三观,也不根据三观和是非来划分阵营。

这不是沈峰的“缺点”(当然不是优点),而只是它自己的属性。甚至从另一方面来说,正如我所说,它使“沈峰”有一种“胜利者不一定是好人;失败者也可能聪明睿智,但“倒霉”的黑色讽刺(但作者本人并没有真正表现出这种讽刺…我不知道作者的态度是什么,但我感觉全文没有态度,没有评价,读者自己看)。沈峰的缺点是文学性真的一般,而不是本身鼓吹封建迷信。

最后,其实“鼓吹封建迷信”只是调侃,没必要在评论区争论。我无意完全否定宿命论(我更接近不可知论,不是纯粹的无神论)。问题是沈峰的主角是上帝,不是人,视角自然上升到更高的层次。沈峰的“天命”高于人神,神仙也受制于这种“天命”。在具有宿命论倾向的作品中,“命运”被上帝掌控,高于主角(人),主角无法接触既定的“命运”。沈峰的主人公受制于这种命运,但与此同时,他们清楚地明白这种命运是什么样的——这是它尴尬的地方。之所以看起来这么“封建迷信”,没有宿命论的四大古典小说,是因为它剥去了命运的神秘外衣(一切都是有数的),赤裸裸地写出了“命运”,精确到了年份,直接参与了主故事的发展,太像跳神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