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电影《芙蓉镇》有感

发布日期:2021-11-01 10:27    点击次数:85
看电影《芙蓉镇》的思考:

我又看了姜文和刘晓庆的电影《芙蓉镇》。有些老片子应该是小时候看过的,都是在农村露天演的,但是有些模糊。为了还原电影中熟悉的内容和时代的悲声,我特意看了完整版。这部电影是关于勤劳致富的胡和她以卖豆腐为生的丈夫桂桂的。这对夫妇心地善良,热心肠。镇上的人喜欢去他们家吃豆腐。因此,他们不喜欢李国祥,一个强大和有影响力的人。一次暗算不成,第二次回来就用文攻击吴维,迫害胡。她在镇上发号施令,告诉人们该做什么,这让经常接触胡的人不寒而栗。胡不仅失去了家人,还因为扫地被批评处罚。和秦一起,他日复一日地扫地,不能和别人说话,别人也不敢再和她说话。胡和秦相爱了很久,但他们决定结婚。没想到,他们又被李国祥毒死了。秦被判劳动改造,直到文化大革命结束才被释放回家。

秦可以说是知识分子不幸的象征。自清代以来,学者们一直提心吊胆。在整个清朝的思想控制和文化破坏下,文人没有尊严,就像动物一样,普通人苦不堪言。文艺复兴曾经出现在民国,很多大师都诞生在前朝。这些人之所以能成为大师,是因为他们有着丰富的文化底蕴和时代赋予的自由。现在只听说专家,不听很多大师的。专家基本都是在胡说八道,耍花招,但高手自有主见。他们的文字从不抄袭,他们的内心纯洁善良。20世纪80年代,出现了短暂的文艺复兴。电影、小说、诗歌、电视剧、报纸和杂志都非常发达。很多人忧国忧民,爱文学,爱读书,敢于批判怀疑。

现在社会上缺少善良,主要是老一辈的人基本都去世了,那种责任感也消失了。活着的人基本上被生活压垮,活得没有良心。就像那些2000年或2010年出生的孩子一样,这些孩子在温室里长大,从不受苦,被宠坏了。富人专横跋扈,而穷人却把刀子藏在笑容里。他们两代人不仅没有善良,而且不喜欢别人的善良,甚至想剥夺别人的善良。希望世界上每个人都是没心没肺,像吃人的怪物一样活着。

电影中可怕的是李国祥和王秋的原谅。李国祥有背景。俗话说,一人得鸡犬之宠。纨绔子弟的本质就是受不了别人的能力,受不了自己的无能,容易嫉妒别人而被大多数人喜欢和尊重,对权力极度崇拜和迷信。他总是认为自己是一个人,万人之上。这种人习惯性讨厌别人的正直和同情心,总是对一些小事怀恨在心。一旦他们有了报复的能力,他们会在第二个地方算账,把那些曾经不适合自己的人排除在外。只要你看到别人更痛苦,更害怕自己,你的内心就会更快乐,声音也会更大,这是他们的通病,也可以说是不正常。还有很多像李国祥这样的人,每天闲着没事就想骗人害人。因为他们的关系,他们的行为是虚假的。

王秋原谅这个人也是一个可怕的象征。在旧社会,他是个穷人。在新中国,他还是一个穷人。然而,胡的家庭能够努力工作并变得富有,不像那样依靠他的关系来主宰他的生活。王秋的宽恕属于懒惰,不务正业,没有文化,没有性格,但他有些心机,懂得奉承,甚至背叛朋友。他真是一个厚颜无耻的恶棍。李国祥提拔了他。因此,他带着红卫兵批评,他对胡也很有攻击性。后来,李国祥翻了身,王秋立即又去道歉。他又成了她的跟班,继续刁难镇上的人。王秋原谅这种人属于机会主义。前朝时,他会参与推翻土豪劣绅,但目的是报复地主,想借火打劫。如果他在占领区,他会积极参加皇协军,到处找钱。

过去,王秋宽恕会是反右的先锋。如果是现在,他就是不想去上班。你想变老吗?要不要让老婆上班养活自己?人们喜欢在工作日讨好流氓。如果他愿意工作,他也是欺负普通人的临时工。我遇到很多人秋赦,尤其是在福州,而且很多都是垫底的。比如他们不讲卫生,喜怒无常,喜欢落井下石,玷污别人的纯洁,诋毁别人的觉悟,喜欢搬弄是非,落井下石。电影里说阶级斗争要三代同堂,我心领神会。毕竟我是被魏攻击的第二代。从小到大都发生在福建,现在还被束缚在福州,一举一动都没有安全感。连我家旁边的人都有责任监视我。

这场灾难不可能结束,但这仍然是他们的国家。现在的人都是那个时代的后代。如果你不能像动物一样生活,想有一点文化和正义感,那么苦难就会随之而来,有些地方不允许有文化和良心。从小在福建,就像在搞阶级斗争一样,被无休止地摧残着。正是因为我不能做动物,想摆脱动物的土壤,才被户籍讨厌。在他们眼里,我是动物,我只能是动物。我不被允许成为一个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