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电影1000部以上,是种什么体验_7

发布日期:2021-11-01 11:20    点击次数:152

1000部电影真的不多。毕竟年龄到了。所以阅读量在5000+左右。

第一次买电影,武汉汉口、武昌区第一批电影碟片拥有者可以上大学教电影史。

每次他们推荐一整套,...Takovsky蓝光版,带一套宝物,永不后悔;看看感官世界,就能知道人的“性”!既然有了感官世界,就忍不住买了苦月和鹅毛笔...

于是索多玛一起买了120天。

我在国内读研究生的时候,曾经有一个教授,是戴锦华的朋友。ta告诉我,晏子,虽然你看了很多电影,但它们太杂了,所以你不能没有系统。去戴小姐家听听。

嗯,实际上,我现在的工作让我受益匪浅。深深感激。

我家从VCD、DVD到蓝光机……现在坏了,还有2000多张光盘。

后来就有了电驴,各种下载和网盘。youtube……

顺便说一句,现在真的不是时候。孩子们开诚布公地谈论“五十度灰”来谈论SM——这种小小的文学新鲜感让萨德侯爵、马索克、纳吉萨·奥希玛甚至库布里克都觉得他妈的说的一点都不像!

看电影有什么体验和好处?也就是觉得生活从来都不枯燥,每天都是美好而有趣的。

高三的时候,每天都上晚自习,很晚才放学。半夜去麦当劳买卖辣鸡腿和草莓奶昔(假装樱桃)。吃完后,我躲在我的房间里,跳着扭摆的兔子舞。

陈英雄有两部电影特别好看,三轮车司机的爱情和青木瓜,看了很多遍。所以每次洗头,一有时间就搬把椅子晒太阳,抬头在椅子上慢慢擦干头发。做家务的时候,总觉得家里的地板和植物有种慢美的感觉。

看着《活着》,总觉得在不锈钢饭盒里吃饺子特别。走在雾里,我想起了安哲·罗普洛夫;每次路过高大的不毛之地,我都会站一会儿,傻傻地等着风吹过,想站在塔可夫斯基的乡愁里...

甚至疫情有一段时间,被封锁在武汉,每天只有萝卜吃,不能出门。看着窗外的云,我想起了戴着珍珠耳环的女孩。想想《乱世佳人》后斯嘉丽在地里拔萝卜,想死于威尼斯霍乱,塞姆巴赫...开车送货,偷偷说,切尔诺贝利想了想,想了想,甚至想到了塔尔科夫斯基的潜行者世界...简而言之,在看待苦难和恐惧时,会有另一种视角。

世界变得多样而有趣。

真的很神奇。关灯似乎可以在几个小时内参与另一个世界的另一种生活,似乎自己的生活可以无限扩展和深化。

而且,我有一个习惯,如果我读的每一本书都变成了影视,我会先读这本书,然后看电影,用想象去感受其中的异同。

当然,我从来没有遇到过一部完全符合我想象的电影。空之间的空间和余味最大。

不要脸,我看了不少书。

所以遇到每个人,遇到每件事,都会从几个角度看ta。大概说起来,首先是一种审美态度,但是以价值观或者是非对错来判断一个人会非常困难。

这很像在说:“深深地欣赏,但不要有诱惑。坚决拒绝,但没有敌意。”

这可能就是我们的心理工作者和来访者着迷的技术。

我们今天可能去不了威尼斯电影节,戛纳也取消了。

如果疫情过去了,大家都可以来电影节买票,坐在秘密电影院一天看好几部电影,然后每次都出来看天空空买点酒喝。这不仅是对残酷世界的温柔爱,更是一次无私的自恋之旅。